香港特区政府发言人:示威活动已远超和平理性 绝不纵容违法行为

  新华社香港8月4日电 香港特区政府发言人4日就近日的示威情况不断恶化发表严正声明指出,公然违法、肆意破坏社会安宁、暴力冲击警方等行为,对社会、经济和民生造成伤害,并已远远超越和平理性示威的界限,特区政府和社会绝不能纵容。

  发言人表示,以表达诉求为名的示威活动涉及的违法和堵路行为变本加厉,示威者恶意在不同地区做出暴力冲击、袭击警务人员和纵火等严重违法行为。3日和4日凌晨,有示威者阻塞红磡海底隧道出入口和龙翔道等主要干道,对市民造成严重影响。

  对于有示威者鼓吹市民5日罢工、堵路和阻塞公共交通等,发言人表示,希望示威者在表达自己诉求的同时,也要守法和尊重其他市民的权利。特区政府呼吁广大市民紧守工作岗位,珍惜今天香港来之不易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稳定经济基础和多元包容的社会环境。

  发言人说,香港经济正受到外围不利因素以及香港社会事件困扰,处境严峻,最新经济数据显示经济动力正逐步减弱,是十年来最差的情况,经济陷入衰退的风险也正逐步增大。任何大规模罢工和暴力冲突都会影响香港各区市民的正常生活和经济活动,并进一步损害正面临下行风险的香港经济,更会削弱国际社会和海外投资者对香港社会和经济的信心,对香港的整体治安、经济、民生、就业造成极大的破坏,并对社会各阶层带来损失和伤害。

  特区政府重申,整个公务员队伍必须保持团结,以应对目前的压力和挑战。这是一个艰难的时刻,公务员必须以香港整体利益为依归,一起努力维护公务员队伍的核心价值,切勿因个人理念而影响政府有效运作或对市民的公共服务,避免动摇市民对公务员不偏不倚执行职务的信心。

 

 

  香港特区政府、警方强烈谴责破坏国旗及暴力行为

  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严厉谴责香港极端激进分子侮辱国旗行径

  香港中联办严厉谴责极端激进分子侮辱国旗行径

中国“坦克两项”参赛队在“国际军事比赛-2019”中首赛告捷

(国际)(1)中国“坦克两项”参赛队在“国际军事比赛-2019”中首赛告捷

  8月3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远郊的“阿拉比诺”靶场,(从左至右)中国队、塞尔维亚队、白俄罗斯队、阿塞拜疆队准备出发。 新华社记者 白雪骐 摄

  新华社莫斯科8月4日电(记者李奥 李东旭)“国际军事比赛-2019”的揭幕赛——一场“坦克两项”小组赛3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远郊的“阿拉比诺”靶场举行。项目裁判委员会在赛后宣布,中国“坦克两项”参赛队在小组赛中夺得第一名,白俄罗斯队获得第二名。

  据悉,今年共有来自20多个国家的参赛队参加“坦克两项”赛。在本场小组赛中,中国“坦克两项”参赛队与来自阿塞拜疆、塞尔维亚和白俄罗斯的参赛队同场角逐。

  当天的比赛形式为单车赛。中国队在比赛中使用的是中国自行研制的96B型坦克,白俄罗斯队驾驶的是该国改造生产的T-72型坦克,其余参赛队均使用由俄方提供的T72B3坦克。

  中国队率先出场。3名车组成员迅速登上坦克,坦克在赛场上驰骋,通过机动越障,进入火炮射击阵位,完成火炮射击,并通过涉水场、土岭、烟火路段、雷场、侧倾坡等障碍,最终在小组赛中拔得头筹。

  中国“坦克两项”领队姜垚在赛后表示,前一天下雨,赛道比较湿滑,但队员们总体发挥得不错。今年参赛的是新队员,他们当天首次来到比赛场地并直接参加比赛。下一步,中国队将对比赛情况进行总结,争取在以后比赛中取得好成绩。

  和朋友专门来观看比赛的伊莉娜对新华社记者说,这是她首次近距离观看坦克比赛,感到非常激动。观众彼得则表示,比赛非常有趣并且激烈,“中国队的表现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东方回旋曲——黑土地上飞出“白天鹅”

  新华社沈阳8月4日电 题:东方回旋曲——黑土地上飞出“白天鹅”

  新华社记者牛纪伟、陈梦阳、彭卓、赵洪南

  序曲

  中国东北,辽宁沈阳。有一群舞者,怀揣“红舞鞋”梦想,将一幕幕跨越生死的中国故事,一首首摄人心魄的民族史诗,汇成足尖上的东方回旋曲,款款走上世界舞台。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1)东方回旋曲——黑土地上飞出“白天鹅”

7月9日,辽宁芭蕾舞团的演员在进行芭蕾舞剧《花木兰》的排练。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再过几周,美国的林肯表演艺术中心将迎来由辽宁芭蕾舞团原创的舞剧《花木兰》,这也将是这家殿堂级的剧院首次接待来自中国的芭蕾舞团完全自主运作的商业演出。

  芭蕾,孕育于文艺复兴时期的古老西方艺术,在数百年后与古老东方文明结合得如此浑然一体;在与东方情怀美美与共的融合中,焕发出更璀璨的光彩!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2)东方回旋曲——黑土地上飞出“白天鹅”

7月9日,辽宁芭蕾舞团的演员在进行芭蕾舞剧《花木兰》的排练。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第一幕:我的“红舞鞋”,我们的“白天鹅”

  1980年,沈阳。

  18岁的大连姑娘曲滋娇从沈阳音乐学院附属舞蹈学校毕业,成为同年成立的辽宁芭蕾舞团“开团”演员之一。

  “《红色娘子军》里身着红衣裳,脚踩红舞鞋,甩起大辫子的农家姑娘吴琼花,是我们对美最初的认知。”曲滋娇说。

  “初创年代”艰苦而紧张。没有专业练功服,姑娘和小伙子们就穿着小短裤、小T恤,腰上系一个猴皮筋儿,足尖鞋和软鞋磨破了都舍不得扔。

  “我们相当于辽芭第一代专业芭蕾舞演员,很多功课要重新学,大家都拼命努力‘补短板’。记得有一次练完,我10个脚趾头磨破了8个,不断地渗血,走路都费劲,只能扶着墙,用脚后跟一点点往前蹭。”

  在这群年轻人的努力下,辽宁芭蕾舞团走过“草台班子”的初创期,不断将经典芭蕾剧目搬上中国舞台,先后排演了《天鹅湖》《睡美人》《胡桃夹子》等十余部世界经典芭蕾舞剧,与中央芭蕾舞团、上海芭蕾舞团并称中国三大芭蕾舞团。

  从过去只会亦步亦趋地跳“土芭蕾”,到如今舞遍各大赛事、成为各大晚会“常客”,辽宁芭蕾舞团这只在“黑土地”上成长的“白天鹅”,越飞越远,越飞越高。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4)东方回旋曲——黑土地上飞出“白天鹅”

4月12日,辽宁芭蕾舞团附属芭蕾舞蹈学校的老师张梦妮在为一年级的学生上芭蕾基训课。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20世纪八九十年代,芭蕾舞在中国尚处于曲高和寡之境,“有的观众看芭蕾看到睡着,还有的观众坐在第一排还拿望远镜看台上的演员表演。”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曲滋娇忍俊不禁。

  辽宁芭蕾舞团演出部部长崔宁馨至今还记得,1997年在沈阳中华剧场门口他与“冰棍奶奶”的一段“经典对话”。

  “奶奶,我给你一张演出票,你给我一根冰棍。行不行?”

  “不行!谁看那玩意儿!”

  为了让芭蕾不再是“几个人的精彩”,辽宁芭蕾舞团不断推出“芭蕾进校园”、与电台合作推出“一棵开花的树”等公益活动,向公众展示芭蕾艺术的魅力,让高傲的“天鹅”“弯下腰”,逐渐走进千家万户。

  伴着扬琴悠扬的丝竹旋律,一个八拍内,舞蹈演员用扇子摆出了一朵水墨晕染茉莉花造型……2016年央视春晚上,49名美国华侨子女表演的民族芭蕾《茉莉花》美轮美奂,惊艳全场。

  这部舞剧由辽宁芭蕾舞团2004年创作,其间数易其稿,在海内外演出上千场。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3)东方回旋曲——黑土地上飞出“白天鹅”

7月9日,辽宁芭蕾舞团团长曲滋娇在指导演员进行芭蕾舞剧《花木兰》的排练。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向公众传播芭蕾艺术,让更多人感受到芭蕾魅力,就是我们芭蕾人的责任和使命。”曲滋娇说。

  第二幕:在“芭蕾梦工厂”跳起青春版“玛祖卡”

  “脚背绷直!”

  “别低头!”

  “注意节奏!”

  今年60岁的辽宁芭蕾舞团附属芭蕾舞蹈学校资深教员王鹏,虽然半年前已退休,却离职不离岗。每天早上9点,他都准时来到学校,指导十来岁“小娃娃们”芭蕾基本功。

  与曲滋娇一样,王鹏也是辽宁芭蕾舞团的“开团”演员。在这里,他与辽宁芭蕾舞团一同度过了39个春秋。

  素日里,王鹏衬衫笔挺、马甲熨帖、气度温和,颇有“老克勒”风范。换上练功服,站在练功房里的他,瞬间改换了气场,教学一丝不苟,训起学生来很严厉。

  “想真正走上舞台,就必须在学校里把基础打好。芭蕾舞演员的舞台时光短,只有十八九岁到三十来岁这十余年,容不得一丁点儿浪费。”王鹏说。

  1994年起,辽宁芭蕾舞团下设七年制附属芭蕾舞蹈学校,每年4到7个班不等,从全国选拔10岁左右的学员,每班8到15名学生,学习文化课和芭蕾舞专业课。为支撑辽芭的原创芭蕾,教学中同步加入中国民间舞、古典舞、现代舞以及软毯子功训练。“传统芭蕾训练并没有这些内容,让演员排练时现学、现领悟可能会不适应。如果从最开始学舞蹈的时候就有所涉猎,则排演起来事半功倍。”王鹏说。

  辽宁芭蕾舞团附属芭蕾舞蹈学校执行校长赵一飞表示,“以团带校”办学模式提供了良好的舞台实践机会,高班学生可以快速完成从学生到演员的过渡,加快人才培养速度。

  如今,辽宁芭蕾舞团附属芭蕾舞蹈学校已成为世界规模最大的中等专科芭蕾人才培养基地,在业内有“芭蕾梦工厂”之称。

  “我希望明年毕业后,可以有机会考入辽芭,成为真正的芭蕾舞演员。”

  这是17岁台湾女孩陈玟桦的梦想。2018年,她从台湾桃园来到辽宁芭蕾舞团附属芭蕾舞蹈学校,如今是六年级在读学生。

  25年来,辽宁芭蕾舞团附属芭蕾舞蹈学校培养的孩子们先后在瓦尔纳大赛、莫斯科大赛等知名国际大赛上斩获特别大奖、金奖等奖项,在世界各大芭蕾舞比赛斩获了160余项银奖以上奖项,极大提升了中国芭蕾的世界认可度,毕业生遍布亚洲、欧洲、美洲和国内各大芭蕾舞团,为辽宁芭蕾舞团输送了90%以上的演员。

  国家一级演员、辽宁芭蕾舞团原副团长吕萌说,目前全国活跃在舞台上的专业演员不过三四百人,其中有些小的芭蕾舞团只有二三十人。“辽宁芭蕾舞团有多达75人的演员队伍,就得益于‘团校合建’这样一套完备的人才培养和选拔机制。”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5)东方回旋曲——黑土地上飞出“白天鹅”

7月9日,辽宁芭蕾舞团的演员在进行芭蕾舞剧《花木兰》的排练。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第三幕:足尖上的“原创咏叹调”

  《阿里郎》旋律响起,两方木质曲辕犁在舞台缓缓划过。几位姑娘身着朝鲜族高筒裙,立起足尖缓缓向前,弯下柔软腰肢,将种子撒向大地。画风一转,她们换上土灰色东北抗联军装,扛着大步枪,在激昂的音乐中,奋战在白山黑水间……

  这是辽宁芭蕾舞团原创芭蕾舞剧《八女投江》的片段。

  近年来,辽宁芭蕾舞团先后创作演出了“中国风”原创芭蕾《梁山伯与祝英台》《嘎达梅林》《孔雀胆》《二泉映月》《末代皇帝》《辽河·摇篮曲》《八女投江》《花木兰》等一批具有历史性、艺术性的原创舞剧,多次获“文华大奖”和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等奖项。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6)东方回旋曲——黑土地上飞出“白天鹅”

7月1日,辽宁芭蕾舞团的演员在表演芭蕾舞《吉赛尔》选段。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中国芭蕾不能只有《吉赛尔》《天鹅湖》那些古典浪漫主义作品,中国芭蕾舞演员也不能只会演王子、公主和爱情故事。”《八女投江》编剧、原南京军区前线文工团副团长、国家一级舞蹈编导王勇认为,文艺作品需要塑造英雄,更要关注生活,着眼本民族的命运。

  说着容易做起来难。“从足尖上优雅的‘白天鹅’到跪抬担架膝行的女战士,从高贵的公主到舞枪弄棒的花木兰,那个转变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曲滋娇感慨地说。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7)东方回旋曲——黑土地上飞出“白天鹅”

这是辽宁芭蕾舞团演出芭蕾舞剧《二泉映月》的剧照(资料照片)。新华社发(辽宁芭蕾舞团供图)

  “我18岁在团里跳《二泉映月》女主角,那时几乎天天哭。因为角色的塑造太难!不是靠扶着把杆吃苦就能练出来的,还要学习和融入很多表演方面的东西。”国家一级演员、辽宁芭蕾舞团首席演员王韵说。

  与古典芭蕾舞剧更注重一板一眼的技术要求相比,原创芭蕾更注重对人物内心的刻画,注重传递和表达细致的情感。

  在《二泉映月》中融入中国舞、古典舞,在《八女投江》中融入东北秧歌和朝鲜族舞蹈,在《花木兰》中融入中国武术的棍舞……在编排原创剧目时,辽宁芭蕾舞团不断守正创新,尝试对芭蕾技法进行中国化改造,融入中国的艺术元素和表达方式。

  从开始的忐忑观望,到如今的信心满满,辽芭人在用芭蕾讲述中国故事的不懈探索中也感受着来自市场和观众的接纳与鼓励。《八女投江》编排以来已演出了近百场;《花木兰》2018年上演后,在沈阳中华剧场连续驻场演出20余场,场场上座率达到90%以上,创造了中国芭蕾舞剧目演出历史的奇迹。“观众对这些原创剧目的接受和欢迎程度,超出我们想象。”曲滋娇说。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8)东方回旋曲——黑土地上飞出“白天鹅”

这是辽宁芭蕾舞团演出芭蕾舞剧《花木兰》的剧照(2018年6月28日摄)。新华社发(辽宁芭蕾舞团供图)

  第四幕:走向世界的“东方回旋曲”

  21世纪初,西欧。

  一场场经久不息的掌声,在吕萌心中刻下深深的痕迹。

  那是辽宁芭蕾舞团携原创舞剧《末代皇帝》在欧洲进行巡演。扮演少年溥仪的吕萌当时年仅18岁。演出结束后,全场观众自发站起来,热烈的掌声响彻剧场。

  “芭蕾界有一个‘行规’:观众掌声不停,谢幕帘就不能闭上,演员也不能退场。一般的舞剧结束后,谢幕帘拉个两三次,掌声也就停了。那段时间几乎每场《末代皇帝》的谢幕帘,都拉了七八次还拉不上。”这是吕萌心中永远的骄傲。

  近年来,融入中国人的情感、气质和追求,讲述“中国故事”的原创芭蕾舞剧已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末代皇帝》《二泉映月》《八女投江》等原创剧目先后在美国、法国、俄罗斯、南非等多国演出,每场上座率均达到90%以上,《花木兰》将在8月下旬在美国的林肯表演艺术中心进行完全自主运作的商业演出。随后,辽宁芭蕾舞团还将在纽约、费城、波士顿、多伦多、蒙特利尔等地继续进行为期一个月左右的商业演出。

  “选择花木兰这个题材,一来是因为广为人知,在全世界有一定的观众基础,二来因为花木兰身上的家国情怀与和平理念。这样的价值理念,会被全世界人民认同。”曲滋娇说。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9)东方回旋曲——黑土地上飞出“白天鹅”

观众在俄罗斯马林斯基剧院观看辽宁芭蕾舞团演出(资料照片)。新华社发(辽宁芭蕾舞团供图)

  在俄罗斯芭蕾舞演员斯维达看来,观看《八女投江》《花木兰》这些原创舞剧既是芭蕾舞艺术交流的机会,也是在接受中国文化和华夏文明的熏染。4年前被辽宁芭蕾舞团附属芭蕾舞蹈学校聘为舞蹈教员的斯维达说:“芭蕾不需要语言辅助,而是通过音乐、布景以及演员的动作展示,就可以很好地表达故事内容。虽然讲的是中国故事,但对于外国观众来说还是很容易接受的。”

  2017年,辽宁芭蕾舞团受邀在俄罗斯马林斯基剧院演出《八女投江》,场场座无虚席。当舞剧演到女战士跪抬担架膝行的片段时,有的俄罗斯观众不禁低声啜泣。

  曲滋娇还记得,一位俄罗斯芭蕾舞艺术家看罢后激动到热泪盈眶。“演出结束后,他拉着我,一下下地捶着自己的胸膛,直呼‘太精彩了,勾起了我们对二战岁月的记忆’!”

  在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看来,把芭蕾和中国民族化的东西有机结合,形成原创作品向海外传播,会让中国芭蕾舞在世界舞台更有生命力和存在感。“它可以穿越不同文化的藩篱,展现东方人特有的情怀,传递那份打动人心、向往光明的力量。”冯双白说。

中外乐团献艺雅典千年古剧场

  新华社雅典8月3日电(记者于帅帅 李晓鹏)中国香港中乐团、奥地利萨尔茨堡童声合唱团等中外乐团3日晚联袂在雅典千年古剧场向听众奉上了一场公益音乐会。

  演出在修建于公元161年的希罗德·阿提库斯剧场举行。据主办方负责人介绍,本场演出取名“和乐盛典”,将民乐、人声和器乐结合在一起,以东西方音乐文明交融的方式,希望向希腊民众传达中国的“和”文化寓意和精神。

  中国香港中乐团行政总监钱敏华说,这是该乐团首次来希腊演出,演出曲目包括琵琶独奏《十面埋伏》选段等。希望通过综合传统和现代的选曲,让更多外国听众了解中国传统音乐文化。

  中国香港立法会议员马逢国在演出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文化团体应发挥香港在文化交融和文化传播方面的经验,将中华文化更好地传播出去。

  希腊观众阿列克西亚在演出结束后对记者说,中国民乐用乐器演奏出鸟声等大自然的声音让她觉得非常神奇。

  本场音乐会为雅典和埃皮达鲁斯文化节的系列演出之一。该文化节为希腊最重要的文化节日,每年夏季举行一系列戏剧、舞蹈和音乐会演出,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

美国执法部门以恐怖主义罪对得州枪击案展开调查

(国际)(1)美国执法部门以恐怖主义罪对得州枪击案展开调查

  8月4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西部埃尔帕索市,得克萨斯州西区检察官约翰·巴什(中)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话。新华社记者 刘立伟 摄

  新华社美国埃尔帕索8月4日电(记者高路 刘立伟)美国地方检察官4日说,执法部门正在以“国内恐怖主义”罪对3日发生在得克萨斯州西部埃尔帕索市的枪击事件展开调查。

  得克萨斯州西区检察官约翰·巴什在当天举行的记者会上作出上述表示。他说,检方正在与有关部门配合,对枪击事件进行彻查,不排除以仇恨罪和与枪支有关的罪名对嫌疑人提出联邦指控,而与枪支有关的指控有可能导致死刑判决。

(国际)(1)美国执法部门得州枪击案后现场取证

  8月4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西部埃尔帕索市,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在枪击案现场调查取证。 美国得克萨斯州西部埃尔帕索市3日发生一起严重枪击事件,警方证实目前已造成20人死亡、20多人受伤。 新华社记者 刘立伟 摄

  埃尔帕索市警长格雷格·艾伦在记者会上说,警方在枪击事件发生地不远处逮捕了嫌疑人,嫌疑人在看到执法人员向他靠近时主动缴械投降。截至目前,嫌疑人“配合了”警方的调查,对警方提问一一作答,“没有任何隐瞒”。

  艾伦说,执法人员正在将20名遇难者的遗体转移出事发现场,现场的惨景“没有言语能够形容”。

  埃尔帕索市一家沃尔玛超市当地时间3日上午发生枪击事件,造成20人死亡、26人受伤。警方在现场抓获了一名白人男性嫌疑人,现年21岁,其作案动机被怀疑与反移民的种族主义有关。

  埃尔帕索位于美国和墨西哥边境附近,距离两国边界线不到20公里,当地80%的居民为拉丁裔。

“守护五星红旗 维护国家尊严”——香港各界持续发声谴责暴徒侮辱国旗的恶劣行径

  新华社香港8月4日电(记者刘欢)发起守护国旗行动、自发重新升起国旗、持续发声谴责暴徒……香港一些极端激进分子3日扯下某建筑前悬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并扔入海中的恶劣行径,引发香港社会各界愤慨,民众纷纷用行动守护五星红旗、维护国家尊严。

  3日晚间,以青年为主的香港网民发起“守护国旗行动”。4日凌晨,十几名香港市民自发来到尖沙咀天星码头附近的现场重新升起国旗。4日上午,数十名香港市民齐聚国旗下,高唱国歌,高呼“五星红旗、永照大地”等口号。发起人宣读声明表示,希望社会各界放下成见,共同守护香港,守护“一国两制”。

  市民庄先生表示,对3日发生的侮辱国旗事件感到非常愤慨,国旗是国家、民族尊严的象征,代表着所有中国人,绝对不可以被玷污。特区政府必须严惩暴徒,同时对所有非法及暴力行为绝不姑息、严正执法。

  记者4日来到尖沙咀天星码头五支旗杆处,发现最高处的五星红旗正在迎风飘扬,周边秩序井然,有人在排队参观展览,有人拿起手机拍摄维港美景。对于3日晚间发生的事件,不少人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示惊讶和愤慨,希望能尽快找出暴徒绳之以法。

  香港社会各界持续发声,谴责暴徒践踏国家尊严、冲击“一国两制”原则底线的行为,要求特区政府采取坚决行动维护“一国两制”,维护国家、民族尊严。

  港区省级政协委员联谊会发表声明指出,极端分子行为蔑视国家权威、践踏国家尊严、冲击“一国两制”底线,事态严重并绝不可容忍。本会对此予以强烈谴责,并望警方及相关部门严惩暴徒,以儆效尤。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民建联副主席陈勇认为,侮辱国旗属于公然挑战国家,是疯狂且愚蠢的行为。在任何国家,分裂国家主权的下场都是一样的,既成为历史的罪人,也要为此负上法律责任。他呼吁香港市民要与这类人士划清界限,不要让近似“恐怖主义”的行为绑架香港。

  香港立法会旅游界议员姚思荣表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国旗是国家尊严的体现。部分示威者不尊重国旗和国家,令大部分爱国爱港的香港人感到非常愤怒。此类行为更严重影响香港的国际形象,进一步打击旅游业及相关行业,包括酒店业、会议展览活动等。

  “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容忍这种行为!”香港中国经济发展促进会会长卢业樑说,国旗代表着国家、民族,这些人这样对待自己国家的国旗,是“脑袋烧坏了”,无知无耻,令人愤怒。

  香港岛各界联合会常务副理事长叶建明说,见到激进分子将国旗丢入海中,感到十分痛心。侮辱国旗不仅是对国家主权、权威的挑战,也是对“一国两制”的挑战。对侮辱国旗者,绝对不能姑息,必须依法严惩。他说,他和几位港区全国政协委员正计划响应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的悬赏缉凶通告,成立悬赏基金。

  香港专业进修学校校长陈卓禧表示,侮辱国旗事件是个别极端分子的蓄意行为,并不代表七百多万香港市民,也不代表绝大多数香港年轻人。极端分子置香港利益于不顾,与大多数市民的前途利益作对,特区政府和广大市民要对这一恶劣行径予以强烈谴责。

  “从冲击破坏立法会,到冲击中联办涂污国徽,再到将国旗丢入海中,香港乱局持续了50多天,何时才能看见终结的曙光?”中国香港体育协会暨奥林匹克委员会副会长霍启刚说,政治绑架社会,对香港非常不利,希望各界继续努力,尽快终结暴力,共同守护香港。



  新闻链接:

  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严厉谴责香港极端激进分子侮辱国旗行径

  香港中联办严厉谴责极端激进分子侮辱国旗行径

  香港特区政府、警方强烈谴责破坏国旗及暴力行为

  港澳台·时评:结束纷争 聚力发展